往前邁進,追求真正的幸福吧!
貧窮少年喬凡尼在被同學嘲笑後,獨自跑向附近的山坡仰望星空。不覺間,他竟搭上前往銀河站的列車,同行的還有好友卡帕涅拉。在這趟旅程中,他們遇到好多人,而除了喬凡尼,其他人都只有單程車票,也都帶著各自的故事前來,並以自己的方式追求幸福。乘客一個一個下車,喬凡尼漸漸明白,所謂幸福,便是為身邊的人帶來幸福。《銀行鐵道之夜》的旅程,散發著淡淡的哀傷,讀畢,心上卻感覺飽滿。
什麼叫做「病好了」?童年的傷,真能治癒嗎?
當成人的你身體裡住著一個日夜哭泣的孩子,你該如何面對人生?2018年發生在加州的虐童案,12名孩子遭父母囚禁、施以暴行,早已奄奄一息。《少女A》以這起案件為起始,逐一訴說這幾個逃出來的、獲救的孩子往後的生活。原以為都過去了,逃出來的少女A竟成為生母的遺囑執行者,被迫找回手足、回到恐怖屋。過往,又再度回過頭來對她蠶食鯨吞。
電子書 NT$ 294
紙本書NT$420
由於內在空洞,才懂得謙卑,才懂得容納。
自出道以來,向來是二線演員的松重豐,你或許連他的名字都想不起來,只記得他的臉。直到《孤獨的美食家》上映,觀眾漸漸著迷於他享受美食時的樣子、說出口的每一道料理。 這樣的他,在一次京都之行後,逐漸思考並理解何謂「演員的內在是中空的」。中空,聽來悲哀,卻也因為中空,才足以容納不同的人事物。也因此,我們才得以更正面的看待每一次傷透了心的掏空,因為那都是為了下一次的圓滿。
從小就面對的爭辯——這是我的!
從飛機座椅往後靠是否侵占後座乘客的空間,到網路瀏覽紀錄的擁有者,關於所有權的概念,其實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而且,相安無事就算了,一旦意見相左,就是無止境的爭辯。 爭辯是好事,多少可以理出一些頭緒,但作者要告訴我們的是,當所有權的爭論來到最終點,我們會發現,一切其實都在「他人」的掌握中,而這「他人」又是誰?看完這本書,會禁不住回想:在我們還小的時候,經常掛在嘴邊的,是不是就這麼一句——「這是我的!」想來就深感疲憊,原來我們終其一生,都在為捍衛自身所有權而戰。由此,我們更應該理解所有權,找出其中的邏輯,雖無法完全停止爭辯,但至少也要懂得如何保護自己的所有權。
尋找母樹:樹聯網的祕密
在宮崎駿的動畫世界裡,森林永遠是一處充滿靈氣的地方,或在電影《阿凡達》中,更有靈魂之樹的存在。樹木保有智慧,有其交流的祕密管道,具備傳承的力量,這些乍聽無稽的說法,卻被證明為真,也是為何我們總在森林中感受到生命和靈氣的原因。 這些智慧、交流以及傳達的力量,都以母樹為樞紐而開展。而到底這一切又是如何進行的?身為伐木家族的後代、身為科學家的作者,將帶我們走進這迷人又神祕的世界。
從攝影,觀照人們思想的流變、台灣社會的風景。
〈永不泛黃的記憶〉、〈出門以前,旅遊就已經完成〉??當你看著這本書的目錄,便可明白,汪正翔在這本書裡傳達的,不是攝影技巧該如何精進、怎麼構圖才是完美。他想傳達的,是從攝影這樣的敘事方式中,生活、藝術、社會的角色定義有了什麼樣的轉變。而這其中,有文學、哲學、如常的生活軌跡,這是汪正翔,一名和我們一樣是大眾的其中一員,不一樣的是他參透諸多領域,並交揉在他的攝影作品、文字作品中。
看待自己的真心、善待自己的內在
生活充滿各種面向:男孩是你的心、你的好奇;馬是智慧;狐狸是心底深處的傷;而鼴鼠則是渴望。英國畫家查理.麥克斯透過這本繪本,描繪出生活沒有所謂真的對或真的錯,無論是你的疑問、聰明、脆弱、欲望,都不是罪惡。 能夠看待自己的真心、善待自己的內在,發現自己被愛著、關懷著,當下你便會知道,世界即便有缺口,那道缺口也是美麗的。
為什麼我們的社會讓人無法好好休息
跨區視訊會議取代舟車勞頓,e-mail取代傳統的書信往返,掃地機器人取代了掃把。人類不斷發展出最有效的做事方法,為什麼只是愈來愈忙碌?因為,追求效率,而也是為了效率,導致多數人以為,做任何事,都一定要有成效,才不是浪費。於是,當行事曆上出現一小段空白,便不覺慌張起來。 這已是常態,然作者當然也不是要鼓勵所有人都不要工作,而是要培養興趣,培養會耗上你很多時間的興趣,分攤工作在生活中所占的高比例,並藉此重新定義工作與生活,找出兩者之間最完美的平衡。
「家世背景」到底是什麼?有好,有壞嗎?
在《我的黑手父親》中,作者因研究的契機,訪談起自己擔任黑手數十年的父親及和他有關的行業,並從這過程中,梳理出自己在成長過程,是如何的被摒除在父親的職業之外,以及父親自認為自己的職業從來就不值得被書寫。書寫這一篇論文,讓她對台灣工人階級有了許多理解,卻也萌生諸多疑問,而她希望從中獲得解答。然而,對一名讀者而言,則會意識到,台灣某個以技術為導向的社會階層會不會其實日漸消逝。這是好是壞,無以定奪。但這群人,確確實實的走過一回,若將他們置入台灣經濟發展史的脈絡中,這群人的存在,從未顯暗淡,而是明亮如星。他們必須被書寫、被記憶。  
這個社會,沒有所謂菁英分子。
我們其實身處於一個很容易一分為二的世界。當政治立場不同,便毫無懸念的否定對立面的那一方所提的任何見解;又或者,科技的發展,工程師成就出某一種人人嚮往的職場價值,與此同時,勞力密集的工作,幾乎是為人所摒棄。諸如此類的一分為二,就在我們的生活裡,而在這麼幽微的偏見下,所謂成功、平等,便帶有缺失,以致極權、民粹、紛爭,在各地崛起、萌芽。 《正義;一場思辨之旅》的作者認為,帶來這些種種挑戰的原因,是人們對「成功」的誤解。一旦有人被定義為「贏家」,就有一群人注定是失敗者,且兩族群之間彼此無法溝通,漸漸地,社會開始分裂。於是,桑德斯從三種層面討論,帶我們重新反思成功的定義。 這個社會,沒有所謂菁英分子,實際上是,社會需要所有人。
還沒安裝 HyRead 3 嗎?馬上免費安裝~
QR Code